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门派小说 > 重生南美做国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故人相见三

重生南美做国王:第一百五十三章 故人相见三

小说:重生南美做国王作者:巡山小老鼠

    候新桂接过酒恭敬的倒上两杯,一碗递给梁兴,一碗双手抬起。

    正色道:兄弟恩意都在酒里,小弟先干为敬!

    陈新桂扬起头将一大碗酒送进口中,而梁兴则没有说话,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ps:感谢晓**同学、云海书游诗同舟同学打赏支持!

    陈新桂在在历史上只算是一个小人物,之所以能够在历史上留名,是因为他有一个出息的儿子陈友仁,陈友仁从小在外国接受教育,辛亥革命后放弃在英国的律师工作,回国效力,后来结识孙中山,成为民国有名的外交家。

    陈友仁是在1875年出生,而现在他的父亲陈新桂还在加勒比地区四处漂泊,离娶梁兴的女儿为妻还有两三年的时间。

    陈新桂逃脱海外、行事低调沉默,用以前在天国中学会的木匠手艺和剃头技术为生,因此,虽然右腿截肢,不能当苦力劳工,靠着手上的两门手艺也不至于无饭可吃。

    陈新桂在来到牙买加不久,认识了已经成为种植园主的梁兴,两人几次接触过后,彼此义气相投,成为关系不错的好友,因此,陈新桂经常帮助梁兴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务。

    天国老朋友重缝,候泰元就和陈新桂几人在木屋外面搭个桌子吃饭叙旧。

    木桌上,听完陈新桂在海外的漂泊历程,候泰元感同身受的同时也为他感到庆幸。

    陈新桂有一技之长,而且还有梁兴从旁相助,生活虽然艰苦,但是最起码平安活了下来,不像其他出海华工一样,辛苦几年,最后只落得尸体无人收敛的境地。

    阿陈哥,听说您成名一战是在攻克武昌战役?闲聊一段时间,陈森忽然问道。

    武昌战役是东王殿下指挥有方,带领弟兄们打下来的,我在战斗中只是帮攻城的兄弟打下手,算不得功劳。

    陈新桂谦逊道。

    陈大哥过谦了,我听说当时您还是东王贴身侍卫,攻打武昌前,您主动请缨远征前线,而且依靠从小练就的木匠手艺督军搭建浮桥,然后大军通过浮桥登陆城墙,最后夺下武昌。所以攻克武昌有陈大哥一份不小功劳。

    搭桥铺路是微末小技,比不过天国兄弟们在前线杀敌。

    军队打仗需要不同的军种配合才能取得胜利,野战部队是主力,承担攻克敌军防线任务,而后勤、工兵、部队郎中等部队为全军提供各种保障,整个部队才能发挥出高效的战斗力。

    现在打仗不是咱们在大陆拿着刀枪硬拼,比哪支部队不怕死获胜,而是用火枪、大炮、铁甲舰打仗,没有好的武器装备和完善的弹药补充,光凭部队人数优势取得不了胜利。

    秘鲁、巴西几个南美国家武器装备和士兵战力比不上欧洲列强,不过使用的武器和军官接受的军事是向西方学习而来,华人部队和他们作战,在不断取得胜利的同时,也在学习他们身上的优点,然后根据后世的战争理念,结合部队战斗的实际经验,编组适合目前形势的技术兵种,完善部队的整体结构。

    陈森一番说教似的反驳不是为了给陈新桂难堪,而是发现了一个适合他的职位。

    国防军有支工兵团,从设立工兵团番号开始,工兵团团长的职位一直空缺,而陈新桂熟悉木料制造,有搭建浮桥指挥战斗的经验,安排他当工兵团长再合适不过。

    陈森说完话,对候泰元小声耳语两句,对方立刻很快会意:阿陈哥,说起来当初听过你的名号还是在武昌战役的时候,那时候很多兄弟都知道天国里出了个有勇有谋的人物,不仅武力高强,搭桥铺路更是第一。

    候五,你想让我继续干搭桥铺路的活。

    陈新桂有些明白道。

    阿陈哥,不是让你干体力活,世子手下有一个工兵团,主要任务是为部队行军开路,解决渡河、翻越崎岖山地、建造防御等问题,您在天国时有这方面的经验,担任工兵团团长正合适。

    候五,听你说一个团有七八百人精简后的人数,现在你的职务也只是等同团长,我到南里奥格兰的话,世子会把一个团交给我指挥?

    工兵团属于非野战部队,在陈新桂的印象中,非野战部队的军事主官比不了同等规模的野战部队主官,但是候泰元带领七八百手下投靠李明远也只是获得一个等同团长的秩序,他一个残疾之人,怎么可能刚投效就会获得重用?

    依功授职是世子为国防军定下的军规,陈大哥新入国防军,没有战功就被授予一团之长职位会引起其他兄弟不满。陈森客观解释下国防军的规律,继续道:陈大哥到达南里奥格兰,不会立刻履任工兵团团长,不过世子殿下英明,可能安排一个稍低一点的职务,然后让陈大哥以署理的身份管理工兵团,等到做出成绩后,再进行转正。

    陈新桂已经答应和候泰元一起回南里奥格兰,做出承诺后他不会反悔,而回到南里奥格兰能够指挥一支部队,即使不是野战部队,他心里也感觉欣慰许多。

    帮助军队训练士兵也是继续发挥自己的能力,不过和指挥部队相比,他还是更希望选择后者。

    团一级军官在国防军已经属于高级将领,不用亲赴一线战斗,加之工兵团是技术部队,很少执行战斗任务,所以陈森右腿截肢不影响他指挥工兵团。

    三人讨论陈新桂后来的职务安排问题,梁兴一直没有说过,三人商讨完毕,陈新桂感觉到有些冷落到自己的好友。

    歉意道:只顾着讨论部队上的问题,冷落了梁大哥,是小弟的不是。

    桂新兄弟客气了,你我认识几年,我的性子你明白,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你们聊的是军队大事,就是和我说我也听不懂。

    陈新桂是候泰元的知交大哥,他对梁兴态度尊重,候泰元自然不会怠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