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妙医圣手叶皓轩全章篇 > 门派小说 > 重生南美做国王 > 第二百八十六章 部署

重生南美做国王:第二百八十六章 部署

小说:重生南美做国王作者:巡山小老鼠

    好好好,圣菲、巴拉那两地流域已经部署一万四千余枚水雷,内河舰队布雷军舰正在罗萨里奥外围水域布设水雷,前线总指挥部命令我军今晚对英军登陆部队发动一场袭击战,迟滞英军舰队向内陆流域突进,为内河舰队布防水雷尽量争取时间。

    刘永福连道三个好字,将手中电报分别递给贺炎良和沈福山道五天前内河舰队还为第一混成旅运输来一批武器,本以为他们刚刚结束内河护航运输任务,没想到海军行动挺快,圣菲、巴拉那河段几百公里水域已经布设上水雷,罗萨里奥周边水域也正在布设水雷,有了遍布内河流域水雷的阻塞,英国舰队再想自由穿行巴拉那河,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不错,拉普拉塔河口水域宽广,布设水雷难度大、作用小,干脆不在拉普拉塔河岸三百公里区域内布设水雷,麻痹英军舰队指挥官,让他们认为我军行事仓促没来得及在巴拉那河布设水雷,也好鼓励他们大胆向罗萨里奥航行,顺便再尝尝汉国特质水雷的威力。

    沈福山放下电报,脸上布满笑容道。

    水雷、手榴弹、机枪、地雷技术含量相对较低,雇佣兵出身的李明远前世对这几样时常接触到的武器了解较多,野外作战时候,利用现有武器或者装备,布设诡雷,发现、规避地方埋设水雷都是必须具备的专业技能,因此在某些特定军事工业领域,有了李明远的插手指挥,国防军的武装装备要比同时期的西方军官高出许多。

    压发式、触发式、漂浮式、电解液式,种种不同用途的水雷不断被发明出来,然后经过实验改进后大量制造,最后储备起来等到需要它们的一天到来。

    刘永福搞不明白水雷的构造原理,但是看过海军演练的模拟水雷攻击战术,能够直观感受到水雷攻击的威力。

    大的战略方针已经由前线总指挥部制定妥当,刘永福等人要做的便是根据总指挥部命令,完成具体的战术部署。

    传达营级以上军官前线总指挥部命令,各团营单位十二点前做好战斗准备,午夜十二点四十准时发起突袭作战!

    滩头阵地英军的动向被上报至第一混成旅、第三警备旅联合指挥部,刘永福三人结合布宜诺斯艾利斯方面通报的情报,很快分析出英军驻兵滩头不前的原因。

    刘旅长、贺副旅长,两位请看

    第三警备旅旅长沈福山指着桌面上面的行军地图分析道英军远征舰队兵分两路,一路主力于布宜诺斯艾利斯港口近海与我军对峙,另一路舰队沿拉普拉塔河口逆流而上,大有向巴拉那河内陆区域大举突进的态势。

    沿河进发,破坏或者占领巴拉那河沿岸地区,一方面调动、疲惫我军后备兵力,另一方面间接支援阿根廷地方武装力量,最后再汇合巴西陆军支援部队对我军发动猛烈攻击。

    英国人的胃口倒是不小。

    贺炎良根据英军情报,猜测着对方的战略意图。

    放过我军重兵防守的内陆重镇,专门选择沿岸港口地区突破,沿内陆大河逆流攻击而上,直插我军统治核心区域,英国人在三四十年前的鸦片战争便用过这一招,军舰占领镇江,大军兵临南京城下,用迅速果决的进军方式迫使满清政府和谈,接受有利于英军的和谈条件。现在时间过去几十年,英国人又想故技重施,把这种把戏用在我们身上,却是白费功夫。

    接着贺炎良的话,沈福山补充道。

    今时不同往日,今时今日的国防军不是腐朽落后的满清绿营军队,即使英国人利用海上军事力量的优势攻击我军,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从安南调派到汉国本土,从营长一步步升迁至主力混成旅旅长,刘永福对国防军与满清军队间的区别认识最为深刻。

    清军绿营部队吃空响、喝兵血、抽大烟等种种乱象分呈,即使是数次击败农民起义军的广西冯子材所部,也无法制止这种乱象。

    反观国防军方面,士兵、军官兵饷由总参谋统计核实,再由国家银行统一发放至士兵们在银行开设的账号,每个士兵的军饷发放情况皆有记录可查,彻底解决了经部队主官接手,部队军官贪墨军饷的问题。

    军饷、士兵伤亡抚恤、参军将士田地奖励等经济方面的保证是维持国防军战斗力的基础,同时借鉴后世经验,系统培养职业化军官、合理优化部队结构是确保大战来临时,扩充后的国防军战斗力不致严重下降的另一个重要措施。

    阿根廷战争爆发前,国防军野战军部队总数十万人,战争爆发后,包括补充的野战军、警备军、民兵部队,军队总数扩充至三十余万人,其中前线部队二十二万,本土留守部队约十万。

    新扩张的近二十万部队中,一大半基层军官由其他部队抽调而来,另一部分军官则是临时提拔像王士珍、陆荣廷等人一样的军校学员以及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

    效仿一战结束后德国的军官团政策,在和平时期保留大量军官担任部队副职,由此得以保障战争爆发时,依据架子部队的组织构造,一支部队迅速分为两支基本部队,再补充征召的新兵组成新的作战单元。

    新扩充的部队整合初期战斗力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不过在基层军官和骨干士官以老带新的模式下,能够帮助新兵尽可能短时间内适应战场环境,完成新兵到一个合格战争的转换。

    第一混成旅主力一分为三拆分至其他战场,刘永福手下直接指挥的第一混成旅士兵只有一千余人,而第三警备旅六千余士兵中充斥着一半左右的新兵。

    第一混成旅一部、第三警备旅、工兵、炮兵、后勤等诸部兵力加起来,刘永福三人手下勉强有一万多人部队,两天前分派战斗任务时,刘永福曾经向李明远提出建议,希望从后方抽调部队童子营少年兵,增强部队的实力,然而却遭到李明远的拒绝。

    秉承太平军和后世主要大国的军事传统,国防军也有一只成建制的童子军部队。

    但是和太平军时期的童子军不同,童子营只招收战争遗孤、从大陆招收的孤儿以及部分参军意愿强烈的平民家庭子弟。

    童子营经过数年扩充,十二至十五岁之间的少年兵数量突破一万人,人数维持在一万五千人左右,十二岁以下少年兵四万人,而且有逐年增加的趋势。

    童子营是对陆军中学教育的补充与完善,每年进入陆军中学的青年学员,至少有三分之二来自童子营,因此,很多平民家庭把加入童子营当做成为军官的捷径,纷纷将男童送入童子营读书。

    太平军后期将领里面,像英王陈玉成、慕王谭绍光、护王陈坤书、谐王谭体元以及李明远生父侍王李世贤都是童子营少年兵出身。

    信仰单纯、作战勇敢的太平军少年兵冲打在战争的第一线,却也经常成为太平军高层夺取胜利的牺牲品。

    武汉攻坚战,陈玉成所部童子营充当敢死队,死伤惨重,嘉定防守战,一百余名童子营小兵为掩护太平军主力撤退,全员战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